• 当前位置:笔趣阁 > 津门风云 > 第五百二十二章 遗产(下)

    第五百二十二章 遗产(下)

    “在你加入公馆的时侯,我曾经计划过让你破产。所以那时侯拉你一起做生意,目

    的就是为了让你一文不名。当然,你只要听话,很快就能重振家业,并且迅速成为

    富翁。失而复得才懂得珍惜,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宁立言并没发火,也没有指责内藤的不仗义。在这个圈子里尔虞我诈是基本规则之

    一,谁也不能说这样做有什么不当之处。他只是有些纳闷:

    “您这个主意很好,对我这种纨绔子弟来说,算得上对症下药。如果一切按照计划

    进行,我就成了皇军最忠实的奴仆,不敢和大日本帝国讨价还价。这么个好办法为

    什么放弃了?莫非是您老人家良心发现?”

    “老朽在这一行已经干了大半辈子,怎么可能还保留着良心这种无用之物?之所以

    放弃是因为无用。你很聪明运气又好,先是找到了乔家良又有乔雪帮你,接着又搭

    上白鲸的路子。想让你破产代价太大,搞不好反倒是养虎成患。而且你符合一个优

    秀特工标准,又是少爷心性,让你这种人当走卒,等于让千里马拉车。所以我改变

    了主意,把你当成了合作伙伴,与我一起做共谋大事。再者你拥有着本地人的好品

    质,重情义讲交情,和你做个朋友远好过结冤家。”

    “老爷子这话说得通透,也算是对症下药。可是这说话如泡茶,话说三分茶泡七

    分,若是把十分都拿出来,就没了味道。您把这些都跟我说了,那一番苦心不就白

    费了?”

    “我如果只想让你做个帮手,自然要把这些话带进棺材,让你永远不知道我的心

    思。可若是让你做传人,就应该开诚布公。你是个聪明人,固然会感情用事,但是

    更在意利益。不管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你的国家,你都不该拒绝老夫这个提议。”

    宁立言终于露出一丝诧异神sè:“传人?咱可把丑话说在前面,让我给你当儿子那

    事别再提了,你要是有个孙女我可以考虑。”

    “如果你可以放弃乔雪的话,我随时能找出十个八个年轻貌美的孙女。”内藤哼了一

    声:“我的血脉已经断绝,再说间谍这个身份也不适合世袭。我的年岁大了,不知

    几时就要一睡不醒。可是我在本地一手建立的基业不能就这么毁了,也不能便宜了

    茂川秀和。所以我准备把它交给你,前提是你符合要求。”

    内藤的一双老眼盯着宁立言,那浑浊的目光深邃如海,让人难猜究竟。这个提议充

    满了危险但也有巨大的利益,即便再理智的人,这时候也难以做到一口回绝毫不动

    心。

    内藤在本地经营数十年,不但积攒下惊人的家财,更是建立了一张巨大的情报网

    络。当年白鲸咖啡馆九位元老,如今只剩他一人,足见他的手段和底蕴。

    这张情报网络部分立足于咖啡馆,一部分依托于青木公馆也有一部分属于老人自

    身,即便是日本政府也无从掌握。乃至他被褫夺权力淡出视线之后,这部分资源依

    旧紧紧掌握在手里没被外人夺去。

    即便是现在的内藤,依旧有属于自己的人脉基础,更掌握着不知多少不能公之于众

    的秘密。中国、欧洲乃至部分日本高层要人的丑闻、把柄也包含在内。如果这些东

    西落在某个混不论的人手上,很可能制造一场政坛大地震,不知有多少人会狼狈辞

    职,又有多少人得人头落地。

    凡是吃间谍这碗饭的,都会惦记这么一份财富,宁立言自然也不例外。他看着内

    藤,语气里充满怀疑:“想要继承您衣钵的日本人想必不少,为何单单对我青眼有

    加?”

    “我的学生很多,弟子却很少。仅有的几个入室弟子有些死在我前面,剩下的如今

    也已经自立门户或是投奔了政府,与我走的不是一条路。我们这一行素来不讲忠

    义,只不过他们不光是背叛了我这个老师,更是背叛了我的理念,把自己化身为刀

    剑,和那些一心想要靠军功幸进的武夫同流合污。这等人又有什么资格继承老夫的

    衣钵?至于茂川秀和或是土肥原,他们对我是什么心思,你想必也明白,我宁肯把

    这些财富带进地狱也不可能便宜他们。”

    “因此就把这个便宜送给我?这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你我理念相合,所以让你继承我的遗产最为妥当,这不过是最理智的选择,谈不

    到便宜不便宜。你不用领我的情,我也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就得到这份产业。”

    “当然,您老怎么也得看看我听不听话才行。要是随便找个人就能给,这笔大财就

    落不到我手里。”宁立言一笑:“说说吧,您打算让我干点什么?”

    “别多心。我说过了,我想让你当我的衣钵传人,不是和你做交易更不会要挟你什

    么。我只是希望你能践行我的理念,一同维护黄种人的利益。中日两国同文同种,

    不管怎么斗,都是黄sè人种的斗争,真正的对头还是欧洲白种人。只要你不是个欧

    洲人的走狗,老夫就可以把遗产相赠。”

    “您说的是露丝雅吧?她和乔雪情同姐妹,这事您想必是知道的。”宁立言嘿嘿笑

    着,打量着内藤。“咱丑话说头里,您不管是搬来一座金山,或者摆一门炮,我都

    不可能和乔雪做对头。”

    “乔雪和露丝雅终归不是姐妹,这个圈子里的友谊本就是笑话,这种关系不必提

    了。就算她们是亲姐妹又怎样,你才是乔雪的丈夫。按照我们东方的传统,夫为妻

    天,她得听你的才对。”

    “她是英国留学回来的,不是裹小脚的受气媳妇。”

    “你看,这就是被西方人毒害的结果,我们日本女人绝不会如此。”

    “千金难买我乐意,我就喜欢乔雪这样的性子,对一脑子三从四德的日本受气包没

    兴趣,也不可能放弃这个女人。”

    “你用不着发火,我没有让你和乔雪反目的意思,甚至也没想过要你和露丝雅翻

    脸。我只是希望你在今后注意一下自己的立场。这个世界注定会乱起来,一场大战

    不可避免。这场战争的规模比欧战只大不小,考虑到兵器和科技的进步,死伤人数

    很可能比欧战更多。这样的战争可以让强国疲敝,也可以让弱国崛起。这是老天给

    黄种人的机会,我们不能放弃!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咱们就注定被欧洲列强继续

    奴役,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出头。除了保家卫国,还要考虑到人种之争,露丝雅

    和她所代表的白人永远不会是我们的朋友!”

    内藤说这番话的时候情真意切,让人看不出到底是真情实感还是做戏。宁立言也不

    反驳不住点头,心里则暗自鄙夷,觉得其多半和德国那位阿道夫有共同语言。

    “时间不早了,该和他们见面了。来,扶我下楼。”内藤向宁立言伸出手,后者乖乖

    把手递过去,如同晚辈搀扶自己的祖父一样,扶着内藤走下楼梯,直到一楼大厅。

    大厅里坐满了人,有一些是宁立言见过的,更多的则是生面孔。露丝雅站在吧台后

    面,和那位高大强壮的俄国酒保站在一起。乔雪则坐在钢琴前面,原本属于露丝雅

    的专座。

    看到宁立言扶着内藤下来,乔雪朝宁立言点点头,微笑示意。露丝雅则面无表情,

    仿佛这一切无关紧要。

    当内藤走下楼梯时,不知是谁带头鼓掌,随后其他人也鼓起掌来。掌声如山呼海

    啸,在房间内回荡。

    宁立言敢打赌,这个带头鼓掌的人肯定拿了内藤好处,刻意给他制造声势。露丝雅

    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也跟着鼓掌,又从吧台后转出来,一边拍着巴掌一边走向内

    藤,张开双臂似乎要给他个拥抱。

    内藤却摆摆手:“不必如此。我们日本人不习惯你们欧洲的礼仪,再说老朽这把年

    纪,万一因情绪激动而猝死,一准有人会拿了大笔的钱财来探寻我的死因,岂不是

    晚节不保,成了圈子里的笑话?”

    他说完这番话就是一阵哈哈大笑,露丝雅也陪着笑了一阵,双手提裙略略一蹲,随

    后转身对众人说道:

    “我永远感激内藤先生给予我的帮助,如果不是这位先生,白鲸咖啡馆和我本人都

    不会有现在的成就。作为白鲸的管理者,我将永远铭记这位令人尊敬的绅士为白鲸

    所做的一切。”

    内藤摇摇头:“这番话还是留在我的葬礼上讲比较合适。现在说这些太早了一些,

    到时候你恐怕还得重新组织词汇,太麻烦了。”

    他面sè和蔼,把今晚的集会当成了一场家庭宴会一般,朝众人点头微笑。目光从每

    一名宾客的脸上掠过去,偶尔还会点头微笑示意。

    当他的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又落到露丝雅身上:

    “我现在还记得你从太古码头下船时的模样,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个拎着一只大

    皮箱步履蹒跚走出码头的小姑娘。即便是铁石心肠的恶棍也会对那样的少女萌生怜

    悯,又何况是一个前辈?我对你的帮助是应该的,你不必记在心上。至于我对白鲸

    的贡献也是一样,一个主人修缮自己的房屋并不值得夸奖,因为这是他作为户主应

    尽责任,我为白鲸做些事也是理所当然。好了,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我们就不必

    说这些客气话,让我们正式开始吧。”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二十二章 遗产(下) 的精彩评论

    福彩3D是什么_湖北福彩22选5是什么-福彩好运2怎么样 萨利机长| 三体| 一拳超人| 明日之子| 赵今麦| 孙红雷道歉| 欧豪| 孙红雷道歉| 澳大利亚全国断网|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