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笔趣阁 > 灵通世界 > 第一章、毕业季

    第一章、毕业季

      公元2058年,六月。

      沸沸扬扬的高考于昨日正式结束,那些被关了三年的高考学生,刚一毕业就像被放飞的风筝一样,玩野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籽椎南娜?,烤得地面都有些金黄,一脚踩上去软绵绵的,甚至可以闻到鞋底瞬间冒起的橡胶味。

      华国东南沿海,有一座小城,名叫海坛县?! 〈耸?,在海坛南部,有一座房龄超过二十年的老旧小区,名叫‘滨海城’,好不容易睡了一个安稳觉的白夜行,终于被闹钟从床上唤醒。

      睁大迷糊的双眼,在洗手间一阵洗刷后,白夜行终于精神了几分,回到卧室?! ∷奈允也⒉淮?,似鸽子笼一般,除了一张简易铁床,便是一张堆满了书籍的木桌,一个老旧笨重,体表都有些发黄脱漆的衣柜。

      衣柜之上,还镶嵌了一块椭圆形的穿衣镜,镜子一角裂了几道裂纹,不过并不影响使用,大约有一米多高?! “滓剐欣吹揭鹿袂?,凝视著穿衣镜中那个轮廓分明,拥有一张帅气脸庞,却顶著一头如同鸡窝般乱糟糟头发的自己,不由咧嘴一笑。

      他伸手打理了一下头发,使其变得整齐蓬松,想到什么,忽然又伸手打开衣柜,从其底部拉出一个棕sè方角皮箱?! ∑は湟灿行矶嗄晖妨?,据说还是个老物件,比白夜行的年纪还要大,不过却保存得十分完好。

      白夜行伸出手指,轻轻按在黄铜sè的卡扣上,稍微用力,“咔啪”一声,卡扣随之弹开?! 〈蚩は?,一股灰尘的味道随之扑面而来,白夜行挥了挥手,转过头去。

      直待灰尘散尽之后,他才重新转回头,凝视著皮箱之中,一套叠放得整整齐齐,明显已有许久时间未曾穿戴过,但仍显得十分干净整洁的白sè衬衫上面?! ≌馐撬盖兹ツ旮虻纳绽裎?,只穿过一次,想到今天是个特殊日子,白夜行眼睛有些复杂,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其提起,脱下原来发黄发皱的圆领短袖,换上了这套干净整洁的白sè衬衫。

      再将原来睡觉穿的麻布短裤换成一条黑sè长裤,白夜行放回皮箱,关上柜门,便开始对著柜门上镶嵌的穿衣镜,再一次整理起仪容来?! ∑讨?,一个浑身满是精气神的少年,脱颖而出,与刚起床时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大白,快好了没有,再不出发就要迟到了?!薄 ÷ハ?,又传来那个死胖子的喊叫声。

      听到‘大白’二字,白夜行的眉心跳了跳,深深呼息了两口气,才勉强压下心中的戾气,没好气地回答道:“来了!”  说完,对著镜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扬了扬头发,这才转身,出了卧室,朝楼下走来。

      经过饭桌时,忽然,白夜行脚步微微一顿?! ≈患烂嬷?,放著一只空杯子,杯子底下,却压著几张红灿灿的钞票。

      白夜行望著那几张压在杯子底下的钞票,心中不由微微一暖,知道是母亲出门前留给他的?! ∷澜裉焓亲约汉透呷耐蔷傩凶詈笠怀【刍岬氖奔?,所以故意留了几百块钱给他做活动经费,怕他被别人看不起。

      家中并不富贵,平常的时候都是省吃检用,几百块钱等于他小半个月的生活费,如果是往常,白夜行根本不会拿,不过今天……  眼前浮现出一道美丽的倩影,白夜行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其抽出,小心叠放在了贴身的口袋里。

      然后,他拉开门,大踏步朝楼下走来?! “滓剐屑业男∏ゲ悴⒉桓?,所以没有安装电梯,不过他家就住在二楼,所以有没有电梯并不重要,这些年都是步行上下,早已习惯了。

      来到楼下,却见一个胖胖的男生,依偎在一辆天蓝sè的自行车前?! ∷髦?,脸上露出一脸猥琐的笑容,明明只是个高中生,却穿了一套花花绿绿的衬衫,头发之上,也打满了发腊,梳理得整整齐齐,油光瓦亮,似乎一个成功人士的样子,十分骚包。

      整个海坛一中,会这种打扮的也就他一个人,不正是他的死党——东方既白是谁?  见到白夜行下楼,胖胖的男生立即不断挥手:“大白,在这里在这里……”

      “我看见了!”  白夜行以手抚额,无奈地走到他面前,瞪了他一眼说道:“东方既白,我说了,不要再叫我大白,再叫我翻脸了?!?!--nextpage-->

      “嘿嘿,嘿嘿……”  胖胖的男生尴尬的笑了笑,随即道:“别这样嘛,你看我们的名字里都有个白字,这就是缘份呀,你白字在前头,我白字在后面,所以你叫大白,我叫小白,我们这个组合,就叫白氏双侠,威震一中,多么霸气?”

      白夜行:“……滚!”  大白小白,这听著怎么像两只兔子的名字,还好不是大黄小黄……

      “算了算了?!薄 〖滓剐胁辉敢?,胖胖的男生只能无奈道:“好吧好吧,那我依旧叫你夜行算了?!?/p>

      说完,他掏出手机,用布满了汗珠的胖手点了点,然后抬头道:“班长已经把地址发给我们了,就在海边,一个叫‘根据地烧烤’的地方。来,上车,我载你?!薄 “滓剐锌戳怂砗蟮淖孕谐狄谎?。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这辆自行车,绝对不会有太多触动?! 〉滓剐腥粗?,凭东方胖子的家世,这辆自行车绝对不一般,只怕价格比起一辆普通小轿车都贵。

      不过,以他家的财富,这辆自行车,也不算什么了?! ∫×艘⊥?,白夜行道:“算了吧,我的运气你也知道,我还是坐公交过去吧,不然又要连累你了?!?/p>

      “呃!”  东方既白闻言,愣了一愣,随即似是想起了什么,脸sè也不由大变。

      白夜行见状,微微一笑,摆摆手,便径直朝著小区门前的公交站牌走去?! 《郊劝子淘チ艘幌?,忽然也追了过来,大声道:“那算了,我也陪你一起坐,说起来好久都没坐过公交了呢,还挺想念的?!?/p>

      白夜行转头看了他一眼,道:“随你?!薄 ≌驹诠徽九浦?,片刻之后,27路公交如期如至,白夜行,东方既白混在人群中,好不容易挤上车,却发现车上大半已经满坐,只有后排几个位子还空著。

      两人急忙找了排靠窗的座位,坐下之后,东方既白身上已全是臭汗,花衬衫贴著肚皮,湿渍隐隐?! ∷炱鹦淇?,掏出纸巾擦了手掌,随即转头看了一眼白夜行,却见他身上依旧清清爽爽,没半点发汗的迹像,不由发牢骚道:“夜行,你说,为什么我挤个公交车,一身的臭汗,而你看起来却像屁事没有,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白夜行头也不回,直接道:“可能因为胖的人比较怕热吧?!薄  拔裁茨??”

      东方既白依旧不依不挠地问道?! “滓剐凶房戳怂谎?,沉思了片刻道:“可能胖的人被晒的面积比较大?”

      东方既白:“……”  “算了,我不理你了?!?/p>

      说完,他闷闷地回过头,掏出手机,不再理会白夜行,自顾自地在那里玩起游戏起来?! ∷娴氖且恢置小钋肯帧挠蜗?,随著光影变动,分数飞速上涨,那胖胖的小手,舞动得却像风一般,真难为他有这样的手速。

      白夜行见状,并不感兴趣,随便看了一眼便回过头,靠在座椅靠背上,闭目养起神来?! 」黄舳?,继续向前行进,过了一站又一站,公交车上的人渐渐增多起来,到后面,再上车的人已经没有座位,只能挤在一起。

      随著时间的延长,公交车上的人越来越多,人也只能不断往后走,不到片刻时间,哪怕就是白夜行和东方既白身边,也挤满了人?! 【驮谡馐?,公交再一次停下,片刻之后,从下面走上来一老一少,老者是一个戴著鸭舌帽,拄著拐杖的白发老者,精神看起来倒是十分矍铄。

      而另外一人,则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穿著一身淡黄sè的连衣裙,清秀的容颜如出水莲荷,充满著一种自然的气息,十分好闻?! ×饺怂持肆?,走向后排,就站在白夜行与东方既白身边。

      感觉到一股清新的气息靠近,坐于过道旁边的东方既白不由嗅了嗅,随即将目光从手机上抬起,朝旁边看了一眼,立即见到了那个穿著淡黄长裙的少女,眼睛不由刹的一亮?! ∧抗庖蛔?,他当即站起,将手机收入裤兜,朝一旁的老人与少女道:“大爷,您坐这里吧,我年纪轻,站著不累!”

      然而,老人看了他的体型一眼,却摆了摆手道:“别别,你还是坐著吧?!薄  拔??”

      东方既白一头雾水,不明白为什么这年头,还有做好人好事被人拒绝的?! ±先酥噶酥杆纳碜?,幽幽地道:“我倒是无所谓,坐下便安稳了,但你一起来,那可更占地方了,这车厢里这么挤,其他人岂不是要更受罪,总不成因为我一已私利,害了大家?!?!--nextpage-->

      “噗嗤!”  黄裙少女情不自禁,笑出声来,随即又觉察不对,急忙掩住嘴巴,拉了拉老人的胳膊,嗔怒道:“爷爷,人家好心帮你,你怎么好意思这样说人家?”

      她的语声又清又脆,带著一股吴苏的软调,似乎不是本地人?! “滓剐兴淙槐漳垦?,周遭的动静却全收耳中,对于东方既白的心思,他自然心知肚明,明显是看那黄裙子女孩好看,所以想表现表现,只是他准备了开头,却没预料到结尾。

      见到四周的人都朝他望来,忍俊不禁的样子,东方既白低下头,重新默默地坐下,脸已黑如锅底,只觉胸口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就差对人生产生怀疑?! “滓剐姓隹?,拍了拍东方既白的肩膀,让他坐到窗边,而自己却越过他,站在他刚才坐的座位旁,笑著朝老人开口道:“大爷,你看我的体格,会不会比较不影响大众?”

      “嗯?”  鸭舌帽老头闻言,上下打量了白夜行几眼,眼睛深处浮现出一抹异样的神sè,不过却一闪即逝。

      他拍了拍白夜行的肩膀,开口道:“好,很好,难得碰上你这么热心的年轻人了,老头子我也就不推辞了,多谢,多谢?!薄 ∷低?,便坐了在白夜行让出来的位子上,东方既白看到这一幕,胸口更是一闷,只觉一口老血差点脱口而出。

      明明是自己先起身让座,结果没得到一句好话,为何换了白夜行,便成热心助人了?  他心中有一万句MMP不知该不该讲,对于老人坐在他旁边,只觉各种难受,干脆眼一闭,朝向车窗,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白夜行站在过道上,身前便是那淡黄衣裙的少女,对方朝著他甜甜一笑,道:“多谢你了?!薄 “滓剐斜侵形诺蕉苑缴砩洗吹牡闫?,那黄裙少女这一笑,似乎有一种令天地都为之生辉的错觉。

      他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笑道:“不客气,应该的?!?/p>

    看网友对 第一章、毕业季 的精彩评论

    福彩3D是什么_湖北福彩22选5是什么-福彩好运2怎么样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范冰冰| 鞠婧祎| 范冰冰| 男子扫码不付钱| 周传雄| 李可| 骚扰电话黑色产业链| 李可| 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