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侠萧金衍 > 第93章 刀王之战(三)

    第93章 刀王之战(三)

    萧金衍酒醒之时,发现自己躺在太湖岸边,周围早已空无一人。他酒量向来极好,很少饮醉,但李秋衣葫芦之中,并非寻常赤水酒,而是以数十年修为酝酿而成,以萧金衍的功力,无法抵挡这赤水酒的酒劲。但不可否认,这确实是好酒。

    太湖之上,天地变sè。无数真元从四海八荒,纷纷向这边涌了过来。

    金刀李秋衣、狂刀楚日天,双双突破大通象境,跃出了三境之外。

    五百年来,江湖上只有一个张本初,曾经触及到这个境界。在气运衰竭的今日,两人竟同时破境。

    狂风大作,风起云涌。

    整个太湖,成了一个风暴中心,而风眼,就是两位刀王。三十里内,早已空无一人。

    两人如两尊战神,悬于半空之中。

    一把金刀、一把狂刀,将天地真元尽数吸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三境之下武学,以天地真元锤炼自身躯体。人,就如一个容器,将真元纳为己有,以独特的方式施展出来。

    跃出三境之外,人的躯体,不再是容器,而是一个媒介,他们凭借对空间、对时间领悟和认知,与天地真元产生共鸣,以躯体来运用这些真元。

    在道术法势器五个层级中,属于对“道”的理解。

    楚狂刀修炼狂刀心法,走火入魔而入道,他的道,是魔道。

    李秋衣则是霸道。

    魔道对霸道。

    两人尚未出手,萧金衍已经感觉到整个大地开始颤动,他知道,两人都在蓄势,将属于自己的道领悟到极致。

    即将到来的,必然是惊世骇俗的一击。

    没有复杂花哨的招式。

    纯粹是境界的比拼。

    ……

    贾夫子望着山下,“三百年来,江湖上只有张本初窥探到这玄妙不可知的天道,今日两人双双破境,却不知他们对天道的认知,又是何等境界?”

    王半仙神情肃然,道:“江湖气运总数已定,陆玄机以后,天道绝不允许有这种威胁它的存在,恐怕江湖又要衰落百年了?!?/p>

    贾夫子心中也无限感慨,他距离踏出三境之外,也不过是缺少一个契机。这些年来,他始终恪守着当年陆玄机留下来的诫言。

    这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不想占据这个江湖上过多的气运,总要给后生留个好;二则是与其他高手一样,他内心惧怕。跃出三境外,自创小天地,这是对天道的一种蔑视和亵渎,他也怕遭到至高天道的报复。

    因为陆玄机说过,天道无情。

    他将目光放在了太湖之上,忽然,他发现在岸边上的萧金衍,“你的这位小友,胆子不小,两大高手决斗,他竟还在那么近的距离观战的勇气?!?/p>

    王半仙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天道消灭不了他?!?/p>

    ……

    萧金衍不是不想离开,而是困于两人的一方天地之中,一步也无法挪动。

    这方天地,由金刀、狂刀二人对空间的领悟创造出来,与人间的法则大有不同,他只觉全身如有巨石压在身上,双脚再也迈不开步子。

    体内的真气,在这方天地之中,也遭到了全面的压制,只有一种狂躁、一种霸道两股气息,充斥在空间之中。

    真元无法调动,但神识之中那一股弦动,却可以无视空间的阻挠,与外界建立了一丝感应。

    他体内的弦力,并非人间规则所约束,是一种独立的存在。两大刀王的天地,规则虽由二人制定,两人都不懂这种特殊的弦力,所以他们一方天地中,也无法约束这股弦力。

    萧金衍全身无法动弹,弦力却穿透了两人空间,与人间天地生出共鸣。他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之中。

    整个人的神识似乎超脱了两个空间的约束,进入到了另外一个维度。人间,天地,如同一幅水墨画一般,呈现在他的识海之中。

    ……

    苏州城外三十里。

    一名麻衣跣足、腰间挂着一个瓢的枯瘦剑修,感应到了人间之外的这一方小天地。

    一直面无表情的剑修,用舌头舔了下干裂的嘴唇,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种莫名的兴奋。

    就在刹那间,他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须弥之间,这名剑修身影出现在太湖湖畔。剑修望了一眼悬在空中的两人,一步一步,缓缓向两人走去,脚下的虚空之中,似乎生出了台阶一般。

    两大蓄势已久的刀王,在将修为提升至巅峰之时,忽然调转刀头,一前一后,将那名剑修困在了中央。

    这是两名刀王的一方洞天,任凭你在那座山下如何威风,在我们二人空间之内,一切法则,由我二人说了算!

    萧金衍明白了。

    从一开始,金刀李秋衣、狂刀楚日天,两人的对决,只是一个幌子,他们的目的,就是今夜,在这太湖之

    上,在跃出三境之后建立的空间法则之内,斩杀这位修行者。

    这位来自书剑山的守剑人。

    当夜在穹窿山顶,王半仙所说的“诛仙计划”,正是如此。

    萧金衍并不知道,不久之前,王半仙分别找过二人。他用腰间那口破碗,给李秋衣盛了一葫芦赤水酒,给楚狂刀擦拭过那一柄狂刀。

    更没有料到,李秋衣竟将那葫芦酒分了萧金衍一半。若非如此,萧金衍识海之中微弱的弦力,根本无法穿透这一方天地,引起与天地之间的共振。

    ……

    陶然亭。

    大管家宇文圭抱着一副卷轴,来到了宇文天禄与玉溪道长身前,“老爷,兵部尚书杜大人刚要拜谒您,我说您身体抱恙,他留下了一副李公麟的《猎虎图》后离开了?!?/p>

    据说最近内阁要调整,这位尚书最近颇为活跃。宇文天禄喜欢猛虎,这位杜尚书投其所好,从民间搜罗到这副北宋丹青圣手李公麟的手笔。哪怕在皇帝奏对询问意见时,安国公评价个“善”字,将是不小的助力。

    玉溪道长道,“有此绝笔,老朽斗胆要借来观瞻一番了?!?/p>

    宇文天禄笑着点点头。

    玉溪道长净手之后,双手捧着卷轴,平摊在亭内的书桌之上,甫一打开,便觉画内两只老虎宛如活过来一般,向外扑出来,玉溪道长心中一惊。

    画面之上,有两头猛虎,一左一右,尾巴倒竖,似乎随时要扑出去一般。

    一名猎户被困在了悬崖边,这猎户身受重伤,一只手臂被猛虎咬断,落在地上。猎虎的钢叉,也掉在了不远处。

    猎户深陷绝境,往前有两头凶虎相逼,往后则是万丈悬崖,虽名为猎虎,实则为虎所猎。

    宇文天禄问:“国师觉得此画如何?”

    玉溪道长不通丹青,只是觉得这幅画戾气太重,颇有杀伐之意,道:“栩栩如生,初打开此画时,我差点吓了一跳?!?/p>

    宇文天禄又问,“若你是画中猎户,面对此绝境,又会如何抉择?”

    玉溪也犯了难,“往前是死路,往后是绝路,与其被二虎分食,倒不如跃下悬崖,总能留个全尸?!?/p>

    宇文天禄没有评价,又问道,“若你是你,面对如此绝境,又会如何选择?”

    玉溪道长愕然,他没有明白宇文天禄话中的意思,露出了不解之sè,“还请安国公明示?!?/p>

    宇文天禄笑道,“与画中猎户,二虎是极危险之物,于你我而言,不过是一幅画而已?!?/p>

    他来到书桌之前,右手轻抚卷轴,送出了一道内力,顷刻间,整个画轴碎为齑粉,他吹了一口气,将粉末吹散在空中。

    “你看,事情解决了,猎户没有了,但猛虎的威胁也不存在了?!?/p>

    宇文天禄又对宇文圭道:“你告诉杜尚书,北宋丹青圣手李公麟,尤擅画虎,不过他画虎都是秃尾巴虎,据说是若画了尾巴,虎便活过来伤人。以后不要拿些赝品来糊弄我?!?/p>

    玉溪道长愕然道:“国公的意思是,李秋衣、楚狂刀便这两头猛虎,书剑山上那一位剑修,是那个被困的猎人?”

    宇文天禄摇摇头,“书剑山上那位,便是观画之人。恶虎再凶,不过是画内之物,如此而已?!?/p>

    玉溪道长明白了宇文天禄话中的意思,一时间,他觉得后背发冷,全身如陷入冰窖之中。

    ……

    两大刀王催动全身内力,无数天地真元向二人涌入,望着那名剑修一步步走了过来。

    只要他踏入两人的一方天地,进入风暴之眼,势必遭到世间两大绝世高手的倾力一击。

    萧金衍能够料到,这一招必将毁天灭地。他想离开这里,但受制于对方的空间规则,他全身丝毫动弹不得。

    那枯瘦剑修走的很慢,就如散步一般,步履却出奇地稳定,似乎没有看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在距离两人不到三十丈时,这位剑修忽然回头,望了萧金衍一眼。

    萧金衍只觉得识海之中,如起了风暴一般,那片弦动,似乎收到了强烈的干扰,瞬间紊乱起来。

    太湖隐去。

    山川隐去。

    整个人间、江湖,都一一消失在了眼前。

    萧金衍紧守着识海内一片清明,弦动的幅度愈来愈大,甚至延伸到了这个大陆的尽头。

    他似乎感知到了不同的世界。

    尽管只是片段。

    在那个世界之中,一座悬空之山,立在东海之上,一名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斩尽遁入人间的妖祟。

    在那个世界中,数千丈的海浪涌入人间,几乎要将人间淹没,一名年轻???,一剑劈开混沌虚空,将海水引入了另一个空间。

    萧金衍愕然,这是五百年前?

    当年不可一世的渤海国,被一股天来之水淹没,成为了废墟一片!

    他感知到了不可知的世界。

    天圆地方!

    在这片大陆之外,还有世间之人未曾探知到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之中,没有这座亘于世间的书剑山。

    萧金衍意识到,这些画面,是有人在这个空间内,特意留给他的,似乎在向他传递一种信息。

    忽然,萧金衍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这些画面,如抽丝剥茧一般,从他记忆之中抹去。

    一望无际的黑暗。

    没有任何声音。

    唯独在这个世界的尽头,有一座漆黑的高山,耸立入天际。

    这便是书剑山。

    萧金衍明白,这是那名剑修的空间。

    李秋衣、楚狂刀两人跃出三境之后,一方天地不过十余里大小,萧金衍已经觉得很不可思议了。

    可是,他如今所处的这个世界,竟望不到尽头。

    换种说法,没有时间,甚至没有空间。

    在这时,萧金衍看到了那座山上,有一双眼睛睁开了,似乎是贪婪的饿狼,正在觊觎着这个世间。

    这是萧金衍第二次看到这双眼睛,上一次是冷漠、无情,这次,他在这双眼睛中,看到了炽热。

    那双眼睛,看到了他。

    如一根针,刺入了萧金衍识海之内。如一粒种子,种在了萧金衍的三寸天地之中。

    萧金衍收起了弦力。

    幻象尽去。

    ……

    这一切,对萧金衍来说,似乎十分久远。

    其实,不过是刹那之间。

    那位剑修转过头去,继续向李秋衣、楚狂刀走去,再走十余步,即将进入二人的攻击范围。

    萧金衍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剑修视二人为无物一般,从两人空间之内穿了过去,落到了一片破碎的船板之上。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抬头望向了穹窿山顶。

    忽然,他向空中跃起,凌空飞起三四丈高,眼睁睁的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李秋衣、楚狂刀双双落回到了湖边。

    李秋衣变得十分苍老,楚狂刀的头发变成了一片花白。两人如形容枯槁的老人一般。

    那名剑修,取走了两人的修为。

    萧金衍觉得有些惋惜,他看得出,这两人已是油尽灯枯,寿限已到了尽头。

    李秋衣问,“值吗?”

    楚日天哈哈大笑,“有机会窥得大道,值了,草他娘的,只是时间太短,早知如此,老子再修行个十年,提刀杀向书剑山,干他娘……”

    说到一半,楚日天剧烈的咳嗽起来。

    萧金衍知道,他没有十年了,甚至一年都不一定能坚持下来。

    李秋衣也道,“这一战真是痛快,老匹夫,方才你那一刀,若能再快上半分,那家伙早已身首异处了?!?/p>

    对萧金衍来说,三人交战只有刹那,但萧金衍知道,在那方天地之内,三人必是经过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之战。

    楚日天道,“答应了王半仙的事,我做到了。我提的条件,你也不能反悔?!?/p>

    李秋衣道,“我养了楚别离二十年,这份人情,你总是要欠着我的?!?/p>

    楚日天叹道,“不还喽,想还也没机会喽!”言语之中,透露一股伤感,还略带自嘲。

    一个人影映入湖面。

    三人抬头,正是血魔影孙无踪。

    萧金衍差点忘了两人还有一场生死之约。

    孙无踪望着萧金衍,“今日我在太湖上等了你一日?!?/p>

    萧金衍挠挠头,“抱歉,喝多了,睡着了。反正已经过了子时了,现在是九月初十,咱们那一架,算了哈!”

    孙无踪没有理会他,对李、楚二人道,“两位前辈,宇文大人请你赴死?!?/p>

    楚日天头也未抬,冷冷道,“若在往日,你那点道行老夫根本就没看在眼中?!?/p>

    “今日不同往日?!?/p>

    李秋衣也道,“你任脉、冲带二经受了重伤,若不及时疗伤,境界必然受损?!?/p>

    萧金衍闻言,吃惊道,“李倾城和赵拦江找你了?他们人呢?”

    孙无踪道,“死了!”他又道,“这两人还真能打,从前日半夜一直打到今日午时,否则哪里还容得你活到现在?”

    萧金衍先是一愣,旋即一团怒火在心头燃起。

    难怪小红鱼、范无常这两日有些反常,李倾城、赵拦江是最好的朋友,竟会在这节骨眼去城外办事。

    他们办的事,是去找孙无踪拼命。

    萧金衍站起身,走到孙无踪身前,眼神露出杀人的目光,“孙无踪,今日若不杀你,我萧金衍誓不为人?!?!--nextpage-->

    --

    Ps:我也没料到,六千五的收藏,订阅会扑街成这样。大家喜欢这本书的话,还请来纵横支持,否则我真的吃不起饭了。

    看网友对 第93章 刀王之战(三) 的精彩评论

    福彩3D是什么_湖北福彩22选5是什么-福彩好运2怎么样 意大利女足跟巴西女足| 济宁教师事业编简章| 和平精英有沒有喪屍| 初心光明日报| 四川体育生本科文化分数线| 刀塔霸业登录不上去| 黑龙江高考什么时候填报志愿报考| 宜宾长宁地震了| steam上怎么开启刀塔霸业| qq上邮箱在|